Rion_翊琅琅琅

静坐常思自己过,闲谈莫论他人非。

【林秦】下颌骨


林涛生病梗 ooc致歉 傻白甜小短篇一发完
——————————————
    林涛最近很苦恼。
    我们帅气英勇的林队长,最近身体出了一点问题。他的下颌骨总是莫名其妙地,卡住。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林涛的下颌骨总是发出咔吧咔吧的声响,后来就演变成了擅自脱离工作岗位,一下子卡住,只能让林涛慢慢地把它掰回原位,发出“咔吧”一声。林涛和大宝在法医办公室抱着手机看喜剧节目,两个人笑得肆无忌惮,大宝笑得直不起腰,只见身边的林涛顿了顿,张着嘴不动。然后他活动了活动下巴,“咔吧”一下子把它掰回去,闭上了嘴巴。“卧槽涛涛,你这下巴是怎么啦?”大宝十分惊奇地问他。“没事,就是老卡住。”林涛无所谓地摆摆手。在一边看书的秦明提醒他:“你最好小心点,别掰断了。”“没事啦,过几天就好了。”林涛冲他笑了笑。“不是,涛涛,我觉得你最好去医院看看吧。”大宝好心跟他说,“你这一天天咔吧咔吧的,怪吓人的。”“哎呀真没事儿,我体格这么好,就是这两天上火吧。”林涛摸摸下巴,根本没当回事儿。可是下颌骨卡住的频率越来越高,哈哈大笑,“咔吧”;打个哈欠,“咔吧”;早上刷牙,“咔吧”;中午吃饭,“咔吧”……林涛就这样在咔吧咔吧的声音里度过他的一天。秦明也忍不住让他去医院看看大夫,他总是不想去,也是太忙,实在去不了,看医生这事儿就一拖再拖。
    某天夜晚,林涛和秦明酒足饭饱,一切收拾妥当,准备进行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林涛把秦明按倒在床上,和他唇齿交缠,顺着柔软的嘴唇一路向下,啃着他好看的颈子。秦明被他吻得七荤八素,脑子一片空白,忽然觉得在他脖颈和锁骨上像一头饿狼一样疯狂亲吻舔舐的人停下了动作,然后从他身上爬起来。秦明睁开蒙着水汽的双眼,看着林涛张着嘴,手托着下巴眉头紧锁地看着他。秦明心里不痛快,皱着眉头披上外衣,林涛拽着他的袖子,一脸无辜地说:“hia巴卡固惹(下巴卡住了)......”秦明脸瞬间黑了,一脚把林涛踹下床去。“咔吧”林涛不知道第几次把下颌骨掰回去,然后爬上床蹭着秦明的脸,“没事啦宝宝继续~”秦明用手捂住他的嘴,冷着脸摇了摇头。“我觉得你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做这些事,明天我们去医院。”“可是宝宝......”“现在睡觉。”秦明穿上睡衣,躺好关灯。林涛翻身压在他身上,坏笑着说:“没事啊宝宝,关灯也可以的。”秦明想要推开他,无奈力气比不上,两个人摸着黑,在咔吧咔吧声中翻雨覆雨了一番。
    第二天早上,秦明强忍着腰部的酸疼爬起来,顺便踹醒了林涛。“起床,去医院。”“哎呀宝宝我再睡会嘛......”林涛迷迷糊糊地爬回床上,用被子捂住脑袋。“再不起来以后都睡沙发吧。”秦明看也不看林涛,穿好衣服往洗手间走。“别啊别啊我起来了!”林涛听了他这话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光速穿好衣服跟进洗手间里。他从后面环着正在刷牙的秦明,刚起床的秦明头发服服帖帖地耷拉在额头上,穿着素净的居家服,漱口的时候嘴巴鼓起来,整个人看起来柔软了很多,不像西装笔挺牙尖嘴利的秦科长。“宝宝你真好看。”林涛在秦明脸颊上亲了一下,乐呵呵地看着他。“快点收拾。”秦明吐出嘴里的水,用毛巾擦了擦脸,“刷牙时候小心点别张太大嘴。”他把毛巾扔到林涛怀里,自己去厨房准备早餐。
早餐过后,秦明和林涛驱车来到医院。休息日的医院依旧很忙碌,秦明感觉非常不适应。林涛挂完号之后和他一起坐在口腔正畸科的门口等候就诊。秦明一副幼儿园小朋友一样乖巧的坐姿,双手放在膝盖上,双腿并拢,后背挺得笔直。林涛本来没什么感觉,坐在医院里的他心里面却是有了一丝不安。“宝宝啊你说应该没事吧......”秦明歪着头看看他,“我又不是医生。”“你比医生可厉害多了。”林涛笑着把秦明的手牵过来,包在自己的手里暖和着。秦明对西装三件套的执着让他在寒冷的冬天里总是手脚冰凉,后来有林涛管着他,虽然穿衣风格还是那样,不过总是能让在秦明冷的时候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天这么冷还不穿羽绒服。”林涛刮了一下他的鼻梁,“还好我比较热乎。”秦明皱了皱鼻子,不动声色地往林涛身边略略靠了靠。
    “林涛在吗?”小护士推开门叫人进去就诊。林涛有些局促地躺在牙科椅子上,抬头看着脑袋顶上明晃晃的无影灯,秦明在一边抱着他衣服站着。“小伙子怎么回事?”医生是个很和蔼的大叔。“下颌骨总是卡住。”“哦,你张嘴我看看。”“咔吧”。医生捏了捏他的下颌,来回看了看,“去拍个片子。”医生转向桌子前面,低头写着病历。“你去隔壁拍片子,家属去交下费。”医生把缴费单子递给一边的秦明,秦明点点头接过来,对着林涛示意一下。拍完了片子,林涛和秦明又坐在诊室门口。“老秦,你说我这是个什么病?”林涛皱着眉,想不出来自己这样强健的体魄加上优良的生活作风能有什么问题。秦明拍拍他的手背,没说话,可是林涛感受到的是安心。
    “颞下颌关节紊乱症。”医生对着灯光看着林涛的片子跟他说。“大夫,这是个什么病?”林涛听的一头雾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医生放下x光片,推了推眼镜,“90%的人都有潜在的这种病,只不过有的像你这样表现的厉害。”“这病得怎么治?”“想彻底治愈就得做手术,不过咱们这儿的医疗技术不行,得去大城市看看。保守治疗的话,戴保持器吧。”林涛瞪着眼看看秦明,对方抿着嘴唇,一脸严肃。“大夫,那您觉得我怎么治疗合适?”“我建议还是保守治疗,动刀子总是有风险的。”林涛询问似的看着秦明,秦明对医生说。“那就按您说的吧。”医生笑了笑,“行,那你过来采个牙模。”做好了保持器,医生让林涛记下注意事项。“别吃硬的东西,平时不要张大嘴,打哈欠和笑的时候都要注意。保持器除了刷牙吃饭都戴着,注意清洁。”“大夫,这病成因是什么啊?”林涛揉着自己的腮问医生。“哟,这可多了。”医生掰着指头数,“单侧咀嚼啦,经常托腮啦,习惯不好啦,或者精神压力过大都有可能的。”林涛看着秦明越皱越紧的眉头,赶紧向医生道了谢,拿着保持器和病历搂着秦明走了。
    “林涛,”秦明坐在副驾驶上,一脸严肃地歪头看着林涛说,“你的病以后要多注意了。”“嗯嗯我知道啦宝宝,放心吧。”林涛得空摸了摸秦明软软的头发,“不过宝宝,我觉得这个病跟你好大关系呢。”林涛把车停进车库里,拉着秦明往家走。“你看啊,我托腮多半时间是在看你,亲你的时候太热情又要张大嘴,想你的时间太多总担心你吃不好饭就会有精神压力......”秦明掏出钥匙,打断林涛的话:“所以你是在怪我?”“没有啊宝宝!”林涛不知道秦明怎么就把自己的话理解成了这样,内心非常惶恐。“如果你跟大宝傻笑的时候少一些或许我会忽略你把嘴张太大导致下巴笑脱臼这个原因。”林涛把秦明抵在墙上,轻轻地蹭着他的鼻子,“宝宝......”在秦明的嘴唇上轻轻点着,慢慢地加大的亲吻的力度,撬开牙关去捉秦明的舌头,双手捧着他的脸,想要吻得更深一些。身下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包,拿出里面的保持器一下子塞进林涛嘴里,“戴好,医生说要不能张大嘴。”然后狡黠地笑着自己整理了整理皱巴巴的衣服,在林涛的额头上轻轻啄了一下,在他耳边说:“听话。”
    林涛心好累。
    “嚯,涛涛你这嘴里是个啥?防狂犬病的?”大宝指了指他的嘴,疑惑地问。“没啥,治病。”林涛破天荒地没有和大宝怼起来,也没有和秦明腻歪在一起,捏了捏他的脸嘱咐秦明中午等他一起吃饭就走了。大宝凑到秦明跟前,“老秦,涛涛这是咋啦?”秦明和她几句话简单说了说林涛的病情,并且警告她以后不许带着林涛看那些毫无营养还会影响林涛恢复的喜剧节目。“好好好,您们都是哥。”大宝摸摸自己的下颌骨,“以后我也得注意了。”
    过了一阵子,林涛的病好了很多,因为不方便现在他只有晚上睡觉的时候戴保持器了。“宝宝。”林涛唤着秦明,双手在他身上游走,嘴上也不闲着。“唔...林涛...”“没事啦宝宝,我现在不会卡住了。”林涛狡黠地笑了笑,又扑到秦明身上。
    颞下颌关节紊乱给林队长带来的困扰小了很多,林队长觉得生活又变得美好了。
——————End——————
前前后后写了好久。。有各种脑洞就是写不出。。写的不好大家多多担待QAQ参商也卡文了。。年后更吧。。
话说这个病是我自己有的 真的挺不方便挺难受的 其实也挺严重 希望大家平时也要注意。。
求个小心心+评论~谢谢大家~最后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呀~爱你们~么么哒x

【林秦】参商04

林秦古风同人 剑三背景私设存在 小学生文笔bug多ooc致歉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前文请戳头像
——————————————
   
    大宝进屋一屁股坐在秦明对面,拿起桌上的红果就吃,林涛赶紧按住装红果的袋子,说这是给秦明吃的。“这是我买的!”大宝很生气,还有没有天理了,自己买的都不让吃。林涛悻悻松开了手。“大宝啊,小姑娘吃这么多可不太好呀。”林涛嘲笑她。“大宝特别棒,怎么吃都不胖。”大宝顶回去,考虑了一下后果,没敢把那句“看你俩腻歪我就吃饱了”说出来。“你新长在身上的肉我都能看到了。”秦明小口嘬着茶水,头也不抬地怼回去。大宝说不过他,愤愤地往嘴里扔了一个红果,鼓着腮帮子大口嚼起来,啪地一下把手里的小罐子拍到桌子上。林涛拿起来瞅瞅,问她这是什么。“英雄救美的回报呗~”林涛一脸迷茫地看着她,大宝翘着个二郎腿晃着,伸出一根手指头点点小瓶子,“这个,是人家池子姑娘特地给涛涛的药膏。”她故意把池子姑娘几个字咬得特别重,“我说涛涛啊,人家姑娘可是已经对你芳心暗许啦~”说罢得意洋洋地看着林涛。林涛一脸黑线地看着大宝,又看了看脸更白了的秦明,讪笑着开了口:“宝哥啊,这事儿可不好开玩笑的。”“谁跟你开玩笑,人家池子姑娘可喜欢你了。”林涛苦着脸,“宝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老秦的关系,干嘛不替我挡下啊。”“那不行,漂亮姑娘是不能伤害的。”秦明在旁边咳嗽一声,拿了大宝手里的红果来吃,“他那傻脑子,莫要拿他寻开心。”大宝被嘴里的红果噎了一下,心说这东西真酸,挑眉看着秦明,“可不敢,池子亲口告诉我的。”大宝一脸正直,非常认真地回答他。“宝宝啊我可对她没有别的心思!”林涛赶紧拽着秦明的胳膊解释,生怕秦明再生气。“林涛你别晃我。”秦明把他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扒拉下来,“我知道。”秦明顿了顿声儿,“不过你自己惹的事儿你得给我处理好。”“好的宝宝,你放心吧!”林涛看秦明脸色缓和了些,心里总算是有了着落,一边招呼着下楼去给秦明要点热水,一边盘算着该怎么和池子开口。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开门就看见了池子笑盈盈的脸,林涛的微笑僵在了脸上,内心一片混乱,大宝看他开门不动也跟了出来,然后一起僵在了门口,秦明坐在屋里看着傻乎乎的两个人,扶了扶额头。“那个...姑娘何事?”林涛回过神来问眼前的池子。“林涛,这是我特意给你买的糕点!”池子把手里的包裹举到林涛眼前,要他一定收下。“好好我拿着,谢谢了啊。”林涛无奈地接过池子手里的糕点顺手递给大宝。“那个姑娘,我要出去了。”林涛看着依旧挡在他身前的池子,有点尴尬地说。“我能进去坐着跟你说吗?有些话想跟你说。”话说到这个份上,林涛也不好再拒绝她,于是点点头让她进去。池子欢欢喜喜走到房里,看见了里面的秦明,突然想起昨天大宝说的话,脸上颜色变了一下,随即又换上一副笑脸,对着秦明施了个礼,“秦先生。”秦明对她点点头,算是作了回应。“老秦我去给你要热水,你把衣服披好啊。”林涛嘱咐秦明两句,转身下楼去。“哎哎涛涛你等等我跟你一起!”大宝迈着小短腿三步并作两步赶上林涛,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秦明和池子对面坐在桌子前,只剩下秦明喝茶的细微声响。“这药是你配的?”秦明伸出手指点了点桌上的药膏,微微抬起眼看着对面的池子问道。“啊?不是的,这是我师姐配的。”秦明点点头,“不错。”“那可不,我师姐是全坊里医术最好的人了。”池子很骄傲地说。“可惜,非要放些香料,多此一举。”池子接下去要夸奖的话被秦明堵在了嘴里,想给自己和秦明倒杯茶喝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刚伸出手去,茶壶就被秦明按住。“凉了。”一阵无语,可真是尴尬。
    好在大宝和林涛很快就回来了,四人坐在桌子前,秦明闭目养神,林涛百无聊赖地数着糕点上面的芝麻,大宝一个人默默地往嘴里塞红果,热茶的雾气蒸腾,模糊了脸庞。“林涛,”池子小声说话,打破了沉默,“我有些事要跟你说......”林涛抬起头看着她,“啊?说吧。”“这......”她看了看秦明和大宝,有些为难的样子,大宝一下子明白了,但是没有出声儿,还是安安静静吃东西。“没事儿啊都不是外人。”林涛傻笑着看她。池子脸色变了变,鼓足了勇气。“我这人不喜欢藏着掖着,你也应该看出来了,我喜欢你,所以,你能接受我吗?”林涛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到了这时候还是心惊了一下,他沉默几秒钟,“不,我不能接受。”林涛脸上是少有的严肃,这时候秦明睁开了眼睛,伸手去倒茶,披风因为他的动作从肩膀上滑下来。林涛十分自然的把披风搭回秦明肩膀,又给他细细的把带子系好,然后接过他手里的茶壶给他倒茶。“我有爱人,所以不能接受你,对不起。”池子愣了一下,看看林涛又看看秦明,“所以......”她又转过去看嘴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大宝,大宝冲着她耸耸肩,一副“早就告诉你了啊是你自己不相信那我也很无奈啊你这样很危险啊姑娘”的样子。
    池子姑娘的第一次恋爱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她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满满的爱。
——————————————
说好的更新~非常感谢大家的小心心和评论~超开心的!今天早点更一章短小 明天发成绩orz。。这篇废话好多啊话说 另外池子这里是好人啦后面会有别人搞事情嘿嘿x
求小心心 评论~再次感谢大家喜欢!

【林秦】写给林涛的信

微型小刀片 祝食用愉快
————————————
林涛:
见信安好。
入冬了,龙番又冷了些,西装大衣有些穿不住了,可是我总是忘记带厚衣服,挺冷的。如果你在我身边,大概会怪我又不好好保护自己,然后把羽绒服脱下来给我穿吧。大宝跟我说,她恋爱了,对方你也认得,是那次心脏病人死亡案受害人的主治医生。高高壮壮的,很老实的样子,对大宝挺不错的,真心希望他们好好在一起,大宝也老大不小了。昨天我去你父母家里了,叔叔阿姨身体都很好,你放心吧。阿姨又要给我介绍对象了,我没答应,不想再让她难过了,我想我应该不会再爱上别人了。谭局说上面想要我去省厅里工作,我也拒绝了,龙番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累了,没办法再去一个新环境从头开始了,像现在这样挺好的。林涛,以前我总是嫌弃你傻,可现在我才明白,你才是最聪明的那个。你知道留下来的那个不好过,所以你就先走了。可是林涛你知道吗,我没法忘了你,更没法骗自己。前不久小黑当了新队长,你的东西我都拿回来了,没想到你居然有那么多关于我的东西。他们都好久不跟我提起你了,就好像不在乎了一样,我很生气,但又很庆幸。我生气他们不重视你,又庆幸你终于完全属于我了。我知道,他们是怕我伤心,其实都没有关系了,你走了之后,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我那么伤心了。龙番又下雨了,虽然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害怕和厌恶下雨,但少了你的雨天总是会让我感觉很不好。林涛,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还能每天和你相拥而眠,一起吃饭一起上班,照常收到你的苹果,雨天里也能安心地过,和你在一起就好,哪怕什么都不做也好。可我知道,再也不可能了。
林涛,你说你会保护我,一辈子和我在一起,绝对不离开。
你怎么就食言了呢,林涛。
没有你我怎么会安好。
林涛,我好想你。
————————————
看到大家的小心心和评论真的很温暖超感动!谢谢你们的支持!爱你们!很喜欢的太太还点了心 激动!(
这次考试全完了 很糟心 来更个小刀子 十几分钟速写 大家见谅
明天更参商!再次感谢大家!!

【林秦】参商03

林秦古风同人 剑三背景私设存在
小学文笔bug多ooc致歉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
参商03
    走了半天,晌午时分路过一个小镇,便心思着去吃点买点东西。林涛发现大宝的腰间竟然横着一支短棒,他调笑道:“哟,宝哥原来是丐帮中人!”李大宝罕见地没有怼回来,只是停了一下,然后回头对着林涛笑了笑,大声喊:“对啊!我是丐帮的!”然后继续蹦蹦跳跳地去追前面一只蝴蝶了。可是林涛分明看到了大宝脸上少有的落寞神情。他想追上去问一问,却被后面的秦明拽住衣角。“就你话多。”秦明嗔怪他。“大宝父母都是丐帮侠士,被狼牙所害,大宝是一个人流亡到长安来的。你这么说,不免让她伤心。”林涛觉得心里惭愧,他不知道乐观开朗的大宝竟有这样令人心疼的过去,于是有些手足无措地站了下来。秦明看出了他心里不好受,便又开了口:“说起来还是要怪这乱世。你不必太过意不去,大宝早已释怀了,等会你向她说说便好。”林涛点点头,想着等会儿一定得多买点大宝喜欢的栗子给她路上吃。三步两步赶上大宝,拍拍她的肩膀,不好意思地说:“大宝,实在是对不住了,我不知道......”“嗨,没事儿,都过去了。”大宝甩甩头发,很洒脱的样子,看起来却很让人心酸。她也不过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竟要一个人承受这些。
    三人进了一家小酒店,约摸着要在这里留宿一晚了。“来两间房。”秦明和大宝坐在桌前喝茶,林涛去柜台找老板订房间,忽然有人拍了他一下。“咦?是你呀。”林涛看着身边打招呼的七秀姑娘,想起来她的脸,正是那天他救下的那位。“没想到在这里碰到恩人,上次多亏公子搭救,还未好好谢过。”“哦,路见不平而已,不足挂齿。”林涛谦虚礼貌地应了她。“小女池子,请问公子......”“客官,楼上请。”小二已经把房间备好,等着领林涛去房里。“姑娘再见。”林涛拿了自己的轻剑转身走到桌前,拎起包袱唤秦明大宝一起上楼,池子姑娘却是跟了上来。“公子留步,还不知公子姓名?”秦明看着拽着林涛衣服的池子,不由得皱了眉头,抬脚走开,让小二带路,大宝也跟着走上去,林涛有些不耐烦地说:“在下林涛!”随机从池子手里扯出来自己的衣服,拿起东西去赶秦明了。池子在原地跺了跺脚,很不甘心的样子。“宝宝宝宝,你别生气嘛。”林涛趴在桌子上,看着眼前一副云淡风轻样子的秦明,浑身不自在。“为何生气?”秦明依旧不看他,低垂着眼眉整着自己的袖口。“我只是路过帮了那姑娘......”“林涛,”秦明打断委屈的林涛,“我没有觉得你帮她有什么不对,我只是......只是觉得这姑娘未免太活泼了些。”秦明终于抚平了袖口的褶皱。“才不是因为她拽了你的衣角呢。”他在心里说。“萍水相逢而已,不必担心。”林涛把手放在秦明的手上,感受到手心里冰冰的温度,皱了皱眉。“怎的这么凉,待回了青岩,非得叫孙先生好好瞧一瞧......”说着解开了外衣,把秦明的手放到自己的怀里暖着,“这样会不会好些?暖炉没热,先将就着。”“你会冷的。”“我火旺不碍事,你暖些才好。晚上想吃点什么?”林涛笑眯眯地问他。“都行......”秦明的手贴在林涛胸口,感受着他的温度和心跳,心里也是暖暖的。“老秦!你看我买了你喜欢吃的红果!”大宝一手拎一个纸袋子,用脚踢开了门。“......”三个人无语片刻。“为什么每次我进来都看到你俩在腻歪?”大宝心里苦。
    “林公子,我是池子,你在房里吗?”门外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池子姑娘何事?”林涛把门打开了一些,站在门口问。“想着好好谢谢恩人,特意备了些酒菜,不知公子可否赏脸?”池子甜甜地问他。“姑娘不必客气,都是在下应该的,谢过姑娘的好意了。”林涛冲她拱了下手,准备关门。“林公子未免太伤人了吧,人家只是想谢谢你哎。”池子姑娘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样子,林涛无奈只好把她让进屋来。池子一进屋就看见了桌边坐着的秦明和大宝,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二位是林公子的朋友吧?小女子池子,特来感谢林公子搭救。”林涛走上前来挡在他们中间,“这位是秦明,这姑娘是他徒弟大宝。”池子很有礼貌地对二人施了个礼,大宝也回礼,秦明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那一起吃吧,待会儿饭菜该凉了。”池子打开食盒,里面是几盘精致的菜品和一壶酒。“哇,真是多谢池子姑娘了。”大宝边说着把爪子伸向了烧鸡,被秦明用筷子打了一下。“你打我作甚!”大宝愤愤不平地盯着秦明,气鼓鼓地揉着手。“人家姑娘是来请林涛的,你瞎掺和什么。”秦明责怪她,然后对池子说:“实在不对不住,我这小徒弟太贪吃了。”“没事啊,大家一起吃吧更热闹些。”池子赶紧表示自己没意见,大宝瞪了秦明一眼,乐呵呵地拽下一只鸡腿啃起来,林涛也在秦明旁边坐下,招呼他一起吃,秦明道了句谢,拿起筷子优雅地开吃。“林公子,前几日多亏了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呢。”池子为自己和林涛斟下酒,举起杯子敬林涛。“姑娘不必再客气了,都是小事。”“只是连累了林公子受伤,心中实在是过意不去,不知公子的伤势好些了吗?”“无妨无妨,有老秦在,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不用担心。”林涛傻笑着看秦明。“那,小女子先干为敬了。”池子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笑眯眯地看着林涛。林涛无奈,只好举了个杯把酒喝了。秦明只是在一边安静地吃菜,时不时提醒大宝注意别把油爪子弄到自己衣服上。酒过三巡,四人已经吃的差不多,池子擦了擦嘴巴,有些娇羞地开了口:“不知林公子......”“秦明?你怎么了?”林涛突然看到秦明脸色煞白,手顶在太阳穴上,很难受的样子。李大宝把手擦了擦,搭在秦明腕子上,“许是舟车劳顿,旧疾又犯了,歇歇就好。”她看着一脸焦急地扶着秦明的林涛安抚道。“那就快歇着!”林涛急急忙忙地把被子放下,把秦明扶到床上躺下,把小暖炉塞到他怀里,掖紧了被角。“大宝啊你带着池子姑娘去你屋接着吃吧......对不住啊池子姑娘,我得看着老秦休息。”大宝应了声,拽着池子往外走。“哎,可是林公子......”“哎呀走吧池子姑娘,咱们去我屋接着聊。”
    两个姑娘在屋里坐下,大宝翘着二郎腿嗑瓜子,笑着问池子:“姑娘啊,你是不是看上林涛了?”池子脸一红,没有正面回答,“林公子人很好。”“哎呀......”大宝摇了摇头,把嘴里的瓜子皮吐出来,“那你可没机会咯~”“林公子已有婚配?”大宝对着疑惑的池子笑笑,“是呀,涛涛早就看不上别人啦。”池子略微怔了怔,赶忙站起身来,对大宝施了个礼:“池子不知道林公子已经有了家室,无意冲撞了宝姑娘,还望姑娘不要怪罪!”大宝看着眼泪汪汪的池子,忽然觉得很好笑,她也就这么笑了出来,笑到拍着桌子瓜子皮撒了一地。“池子姑娘啊,”大宝拍拍她的手臂,让她坐下,“你可真敢想啊,我能和涛涛是一对儿吗?”大宝指了指隔壁屋子,“那边那俩才是一对儿呢。”池子抹了抹眼角的泪花,“你是说...秦先生?”“是呀。”“宝姑娘莫要说笑了。”池子捂着嘴笑起来。“信不信随你咯。”大宝乐呵呵地看着她,心说你这姑娘可是真傻,到时候可别哭到我这里来。
    这屋里,秦明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林涛坐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想把自己是温度传过去。“宝宝,还冷吗?”秦明此时虚弱得很,微微点点头,林涛一下没了主意,把秦明的手塞进被子里,将他慢慢扶起来,坐到身后去圈着他,把被子盖的严严实实。“这样就好啦。”林涛笑着说。秦明看着林涛弯弯的眉眼,靠在他暖暖的怀抱里,安心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秦明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林涛见他醒来,急急忙开口:“醒啦?饿不饿?”秦明脑袋昏昏沉沉的,胃里空空的难受,于是便让林涛去寻些清淡的吃食来。林涛小心翼翼地起了身,让秦明靠在床边坐好,给他披上外衣,准备去让店家做些粥来。许是秦明压着他太久姿势没变,腿脚已经有些麻木了,林涛僵硬地活动了两下,呲牙咧嘴的样子被秦明看在眼里。
    世上可还有其他人对我这样好?秦明在心里想着。
    没过多久林涛端着一碗粥和两碟小菜回来了,端着碗到秦明身边坐下,准备给他喂粥。秦明摆摆手示意他扶自己起来,“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已经好了。”走到桌前坐下,端起碗来喝粥。白粥熬得软软糯糯的,米粒儿都开了花,小菜也是清淡却美味,很是合秦明的胃口。林涛在他旁边托着腮看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秦明被他看的不自在,忍不住开口:“总盯着我作甚。”“看你好看啊。”林涛伸出手把秦明耷拉在额前的碎发别到耳朵后面,又把滑下去一些的外衣往上扯了扯,“白狐裘还是衬你这样白净的面色好看些,气质也好,娘说我穿了像暴发户家的傻小子。”说完扁了扁嘴,小声嘟囔,“从小就喜欢你。”秦明听了他这话,清了下嗓子,抬起眼来看着他:“也不知在说谁。”林涛见他听见了自己的小抱怨,立马一把搂过秦明肩膀,“我啊,从小就喜欢你。”秦明瞪一眼一脸坏笑的林涛,用筷子夹起一片胡萝卜塞到他嘴里,红着耳朵说句“闭嘴。”林涛沉浸在逗弄他的乐趣之中,没看清嘴里是什么东西就开始嚼,突然脸色一变吐了出来。“呸!秦明你故意的!”林涛从小不爱吃胡萝卜,秦明是知道的。“哦,忘记了。”这次换林涛一脸窘迫了。
    “宝姑娘,那我就先回去了,这个药膏对恢复伤口好,劳烦你带给林公子吧。”大宝觉得好笑,就老秦这医术还需要你来操心?不过她也不想伤了姑娘的心,笑嘻嘻地应了下来。送走了池子,大宝屁颠屁颠地到了隔壁屋,大大咧咧推开门。“涛涛啊我跟你说不得了了啊!”目光停留在埋在秦明胸口的林涛头上,大宝表示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
越写越没感觉。。唐朝到底有什么没什么我也很迷茫。。各位就重点看林秦秀恩爱吧。。还是要谢谢所有看我文章点心心写评论的姑娘~爱你们~
最后,下个周请个假。。要考试啦!
   

【林秦】参商02

林秦古风同人 剑三背景世界 私设存在 渣新小学生文笔bug致歉 ooc属于我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谢谢各位
前文请戳头像查看

———————正文分割线———————
    “下雪了就会更冷了,还是早点回青岩去的好。”林涛起身添了点柴火在炉子里,又把秦明揽进怀里,“老秦,前线伤亡惨重,各地万花弟子都被召去随军行医。我想好了,待你去了哪个营里做大夫,我便也在那儿随了军打仗便是。”“傻子。”秦明皱了眉头捏紧身边人的手。“西子湖畔灵山秀水,你可是看够了?非要去那战场。”“我说过的,护你一世周全。”林涛顿了顿声,“你去那战乱之地,不也是凶险得很?家国兴亡匹夫有责,我藏剑山庄从没有懦夫。”秦明叹了口气,淡淡开口:“这江山,何时太平。”林涛听着怀中人的叹息,又抱得紧了一些,把头搁在秦明头顶,“会好的。”
    秦明和林涛从小一起长大。林涛父亲是藏剑弟子,母亲是万花姑娘。他幼时在万花谷生活,生性顽皮,青岩里多温和安静的万花子弟,突然出了这么一个调皮捣蛋的主儿,整天领一帮不那么好学的小孩儿四处乱跑,今天拿了先生的药罐子斗蛐蛐儿,明日围了花海的小鹿骑着跑,后天又抢了人家写药方的宣纸来画画......即使是万花门下这样好脾气的人,也忍不住到他母亲面前念叨几句。母亲对他也是头疼得很。“涛儿,以后可不许如此顽劣。”林涛虽然顽皮,但是极听母亲话的,便会应下来消停几天好好念书习武,然后再忍不住调皮捣蛋。
    林涛最好的朋友,不是陪他上树打鸟的小黑,也不是与他下河抓鱼的二狗,却是整个学堂最听话,最讨先生喜欢的小公子秦明。秦明世代都是万花人,兵荒马乱的日子里,父亲作为花谷里最优秀的弟子之一去随军行医,由母亲带他在谷里生活。秦明生的好看,小脸盘大眼睛,睫毛长长的,整个人都是白白净净,衣装干净整齐,软软的妹妹头,很是俊俏。用林涛的话来说是:“秦明长得像个小姑娘那么白净好看。”秦家和林家是旧交,两位夫人怀胎的时候便指腹为婚,后来不知秦颂把脉时出了什么问题,竟是两个男孩子。小时候林涛便一直把生得漂亮的秦明当做自己的小媳妇儿,整天“宝宝宝宝”的叫着,这习惯一直到大了也没改过来。说来也怪,顽皮的林涛只要一见了秦明皱眉,便会立刻老实下来,比他娘说他他爹打他都管用。而从小处变不惊的秦明,也会在林涛每天拿一个苹果放到他手里,想着法儿逗他开心的时候略略笑一笑。林夫人总是笑着对秦夫人说:“涛儿这脾性,也就明明能管住。”秦夫人也就笑回一句:“小明这性格,也就涛儿受得了。”日子过得平淡,却是充满了欢声笑语的。
    直到那一天。
    四季如春的花谷下了一场大雨,洛阳来的信使就是在这一天送来秦颂的消息。“夫人,秦先生他......”秦夫人捏着信纸的手指发白,两行清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那书信上明明白白地写着:青岩万花,书墨门下弟子秦颂,殉国。秦夫人晕倒在地上,林夫人赶紧叫信使帮忙把她扶到床上诊脉。小秦明跑出屋里站在青石上,远望洛阳的方向,梳得整齐的头发都被雨打乱,身上衣服全湿透了,身体不住地颤抖。忽然觉得身后暖了一暖,林涛从后面抱住他,摸着他的头说:“不要怕了,以后换我护你一世周全。”那是林涛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秦明哭得那么撕心裂肺,他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地方特别疼。
    原本就身体虚弱的秦夫人从那便是一病不起了,一天不如一天,秦明整天在家里给母亲煎药,打理着父亲的后事。秦颂尸体埋在了洛阳,遗物只有小徒弟拼了命从死人堆里带回来的一块玉佩。母亲去世的那一天,花谷里又下雨了。秦明一身白衣,把玉佩放在母亲的手里,随她一起葬在了家乡。自此之后,秦明便更少笑了,常年都是一张没有表情的脸,云淡风轻,看不出喜怒哀乐。已经长长的头发也被他用紫色的发带束起来,露出少年棱角分明的脸庞。林涛一家收养了秦明,举家回到了西湖藏剑山庄。林涛也不知道自己从何时对秦明有了不一样的情感,或许是因为小时候的玩笑,或许是那一天的心疼,亦或是一直以来的习惯。他想要一辈子护着秦明,不让他再受伤害,让他再多笑一笑。林家父母大概是因为秦明这孩子实在是乖巧懂事,自己儿子又如此喜欢,也默许了林涛的心意,把秦明当亲儿子养。西子湖畔住了几年,秦明不再那么与世隔绝的样子,只是落下了害怕下雨天的心病。他坚持要研习万花医术,林夫人便送他回了花谷,随秦颂的师弟学习,林涛则跟着藏剑弟子修习四季剑法。春去秋来,不知不觉当年的两个小娃娃已经长成了意气风发的青年。林涛剑法已经略有所成,轻重双剑用得甚好,在同辈的弟子中也算是佼佼者。秦明天资聪颖,医术颇有长进,他不愿再麻烦别人,自己到长安来开了一家小医馆。一来是维持生计,二来也是为了多探些消息。
    “其实,这次不一定要去前线随军的。”秦明又往林涛怀里缩了缩,“师父说我身子骨不好,派了师兄他们去东都那边,我或许去别的地方。”林涛眼睛里亮了亮:“真的?不过庄主这次让我出来就是打探消息顺便给各地的弟子传信,你去哪里我跟着便是。”“该说说这个了。”秦明指了指林涛的伤口。“咳,来的路上在郊外碰上一伙儿匪徒欺负一个姑娘,看不过就帮下忙了,一点小伤不妨事。”“姑娘?”秦明鼓了鼓腮。林涛看着秦明的小样子,忍不住笑起来。“哈哈,宝宝是吃醋了?莫要担心,我心里只能装下你啦。”他拉了拉秦明凉凉的手指。“谁吃醋,哪有姑娘能看上你。”秦明嘴上损他,心里却是开心的。
    林涛在医馆养了几天伤,秦明这几天不过是看病读书写药方,大宝倒是忙得很,窜上窜下地缠着林涛让他讲他俩小时候的事情。“老秦话太少了!只有从你这里才听得了点有趣的事!”林涛倒也乐在其中,不过有些事说的太多了就会受到秦明的一记眼刀。大宝一边煎药一边听故事再时不时挤兑林涛几句,林涛便和她拌起嘴来,秦明在一旁写方子,喝着清茶,忽然觉得就这么一直呆在这乱糟糟的小屋子竟也挺不错。秦明回屋里休息的时候,大宝和林涛就会安静一点。林涛说秦明太闷了,身边有你这么个小徒弟闹一闹也挺好,只是苦了你。大宝笑着挠挠头开口:“其实老秦人特好,就是嘴巴不饶人。碰到穷苦人家来看病他诊金总是能少收就少收,小孩子喝不下苦药他也会变戏法似的掏出块糖来哄着,虽然天天损我,但尽心尽力地教着我供我吃喝,也不嫌弃我懒。”大宝慢悠悠地说,“林涛,秦明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林涛笑而不语,给大宝续了杯茶。“他的温柔我怎会不知,表面像个刺猬,心里软的不得了。”林涛心里如是想。
    到底是年轻人,林涛的伤很快就好了,眼看进了三九,林涛有些坐不住了。“宝宝啊,天气越来越冷了,咱们还是快点回青岩吧。”秦明也觉得天气着实是冷了些,医馆近来也没什么病人,想了想便点头应下。“大宝收拾收拾,咱们明日启程吧。”“哎。”大宝乐呵呵地回他,心里充满期待。她一直想去青岩看看,她娘以前说,万花谷都是文人雅士,他们那里到处是花花草草,哪儿都好看。
    入夜,林涛跟秦明躺在床上,林涛伸出一条胳膊任秦明枕着,另一只手绕着他头发。秦明头发顺顺滑滑的,墨黑色,和他略白的脸对比明显,却是好看。“明日便回去了,路不近,你身体可受得了?”秦明正懒懒的犯困,眼睛半眯着,睫毛投下一小片阴影。“无妨,注意点便是。”“那便早些休息吧,明天还得起早。”林涛把秦明后边的被子掖的紧了些,把他的头护在自己颈窝,听着对方平稳的呼吸入睡。
    次日三人起了个大早,秦明嘱咐着林涛和大宝把长期在他那里瞧病的病人的注意事项写在纸上,连同药包送到他们家门口,又仔细地灭了炉火,把桌柜椅子盖上布挡灰尘,拜托隔壁当铺的老板照看自己的小医馆,最后托了菜摊的小雨帮他每天喂一喂巷子口的流浪猫,一大堆的事情干完了才匆匆到后街车夫那里租马车。林涛坚持要让自己的马拉车。“小兔是最好的马!”秦明听了他幼稚的话,忍不住摇了摇头,也还是顺着他去了。
    秦明坐在车厢里,后面堆着行李,林涛驾车,大宝在他旁边翘着腿和他插科打诨,三人踏上了去万花谷的路。
————————————————————
写在后面:
这章bug比较多后面说不定因为剧情走向会改 考究历史的读者请暂时忽略吧不好意思。。用词重复还是挺多的 以后尽量改 写得再精细一些吧。
2017年啦 希望大家都能天天开心 事事顺利 都能实现自己的小心愿~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另外谢谢每一个看文 点心心和留下评论的宝宝 谢谢你们给我动力呀~

【林秦】参商 01

林秦古风同人 剑三背景设置 私设存在 渣新一枚小学生文笔bug致歉 ooc属于我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多谢各位
——————正文分割线——————
长安,朱雀大街。
    一身青黑色劲装的青年牵着马走在人群中,身后背着轻重双剑,想来是藏剑弟子。其实这在皇城并不少见,作为中原最大的城市之一,地处交通要道,每天不知道多少人来来往往,江湖中人自然也是少不了的。不过眼前这位,手臂上不小的一道伤口却是很显眼,黑色的衣袖竟也染上几分血色,不免引人侧目。“小友,”青年在一个摆摊卖蔬菜的小摊前停下来,“晴明医馆可在附近?”菜摊前的小孩抬起头望了望他,清脆地回答:“是呢,前面不远左手边就是了。”“多谢了。”青年微微一笑,牵马继续向前走。没多会儿停在医馆门口,往里面瞅了瞅,把马儿拴在门柱上,抬脚进门。
    “请问秦明先生在此处否?”他对着药柜子前一个年轻女孩子拱了拱手,开口问到。“阁下是?”“在下西湖藏剑,林涛。”“喔喔!原来是你啊。”女孩子摸了摸鼻子,瞥了一眼林涛手臂上的伤,俯下身到柜台里拿出药箱子来。“一股子血腥气,还是先包扎一下免得老秦嫌弃你。”林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那多谢姑娘了。敢问姑娘芳名?”“我啊?我叫李大宝,老秦的徒弟!”姑娘大咧咧地回答,手上动作却是很麻利。“好啦,你坐下稍等,桌上茶自己倒,我去叫老秦啊!”说完转身往后院走去,一边走一边喊:“老秦!麻烦来啦!”林涛端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门帘被撩开,披着大衣揣着小暖炉的秦大夫走进前厅来,走到桌前坐下倒茶,也不抬眼。“从山庄来的?”林涛放下茶杯起身,笑得很温暖,“是,在下奉庄主之命来接秦先生。”还拱了拱手。秦明挑眉示意林涛坐下,把热茶捧在手里,“莫要跟我耍嘴皮...叶庄主的身体可好?”“庄主一切都好。”林涛还是笑着,秦明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只是慢慢地小口喝茶。林涛看着眼前的人,长长的头发顺滑地披在肩上,里三层外三层的穿着,还披着大衣揣着暖炉,却是一身的冰冷气息。眉眼清秀,却又不失坚毅,鼻尖上一颗小痣点缀,嘴唇红红的,像门口的梅花,捏着茶杯的手指修长,好看的紧,只是脸色太过苍白,又瘦了些,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你可是又瘦了些,今年还是特别怕冷?”“无妨。”秦明摆了摆手。“何时启程?”林涛问道。秦明放下杯子,淡淡开口:“不急,这几天冷的很。”林涛抓抓头,“青岩是四季如春的光景,早些回去不也好?”“你的伤,不行。”秦明抬手指了指林涛的臂,“东边客房你先住下,过几日你好了再启程便是。大宝你带他去,我先回了。”说罢又回到自己屋里。“诶,老秦你怎么又...”林涛又是笑了笑,“他那脾性我早就习惯了,只是劳烦姑娘带路。”“诶,别那么客气,叫我大宝就行了!”大宝咧开嘴露出一口小白牙。“那你也别叫我林公子了。”林涛笑得像小太阳。“好的涛涛。”林涛心说这姑娘还真是大气......
    进屋稍稍收拾,安顿好行装,又换上一身干净衣服,林涛闪身走进秦明的房间,坐在正在写方子的秦明对面,撑着头笑看对面的人。“宝宝啊。”秦明停下写字的动作,咬着牙说:“我是秦明。”“诶,宝宝都叫了半辈子了。”林涛笑得没心没肺,“小时候你可不那么凶的。”说罢握了握秦明的手,“这么凉啊?”秦明缩回手去抱着暖炉,“向来这样,有什么好奇怪的。”“可得注意,你打小身子虚。”他转身出门,不多会儿又回来,手里多了个包袱。“前阵子兄长带回来的,我还没穿,是干净的。”他从包袱里拿出一件白色镶金边的毛披风,绕到秦明后面搭到他身上,“这颜色你穿也要好看些。”秦明被他圈在怀里,红了红脸,“多谢了。”
“老秦!涛涛!吃饭啦!”大宝急吼吼地推开门,看着在林涛怀里红了脸的师父,赶紧捂住眼睛,“啊我错了你们继续。”秦明黑着脸说:“林涛,松开。”
    “来来来吃饭啦!给涛涛接风!吃大餐!”大宝笑眯眯地说。林涛看着桌子上的两盘菜,可怜巴巴地看着秦明,对方吃得津津有味,但他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大宝啊,这就是大餐?”“怎么会!炉子上还给你炖着板栗粥呢!平常可吃不着!”林涛感觉很苦恼,又问:“那你们平常都吃啥?”“青菜豆腐配白粥啊,老秦喜欢吃清淡的。”林涛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家的宝宝为什么总是不长肉了,于是披上外衣出了门。过一会他带着一身的寒气回来了,手里拎着个坛子和两个油纸包。“来来来,真的大餐来了。”林涛打开纸包,里面装的是热腾腾的猪蹄和酱牛肉,“还有酒,大宝拿到火炉上热热去,喝点驱驱寒气。”“哇,涛涛你真帅!”大宝扔下手里的一碗青菜,抓起一块牛肉塞到嘴里。“诶诶你慢点,你说你一个姑娘家能不能注意一下。”“都是自己人不妨事,老秦涛涛你们也快点吃啊,可香了。”“食不言寝不语。”秦明嫌弃大宝和林涛,默默把筷子伸向了牛肉。酒已热好,林涛和大宝推杯换盏喝起来,秦明只是握着酒杯暖手。“大...大宝啊,你说...你这样的姑娘...如此豪放,谁家的公子敢娶你啊,”林涛显然喝多了,“不过够爽快...我喜欢!”“林公子!您也彼此彼此!”大宝嘴上不饶,两个自来熟已经打成一片。“不必操心,在下已经有秦大夫了。”林涛笑呵呵地转向秦明,“对吧宝宝。”“嚯。”大宝皱了皱鼻子,“一股酸味儿。好啦,本姑娘吃饱了该睡觉去啦。”摇摇晃晃走回自己屋里睡觉去了。“秦明,”林涛一头扎在秦明肩膀上,“好久不见,还是那么喜欢你。”“喝多了又戏耍我。”嘴上这样说,却是红了耳朵。
    “林涛,”秦明抬起头看了看窗外,“下雪了。”
——————————————————
写在后面的话
萌上林秦,看很多太太写的很好的文章,今天突然萌生了自己写一篇的想法就开始动笔了,一篇很短小的文章,名字来自很喜欢的一首歌。
至于为什么写古风我也不知道,很多事情都还没有想好就冲动写下来了,还是要慢慢构思,所以...
文笔挺渣的,毕竟写作文就不怎么样。。不过因为喜欢,我还是写了,又发了出来。
第一章发出来,后文一个字没写感觉自己像个勇士。学生党还是挺忙的。。大概是周更,放假以后会勤快那么一丢丢,如果有喜欢的小天使不好意思,希望不要介意更文太慢。
ooc严重感觉。。剑三很久没上线了也 很多bug 借用一下游戏里的世界这样子。。前面还挺正经后面...写完以后发现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 文笔很幼稚也不够细腻 有些想表达的东西也写不出来 真是很不好意思。
叨叨了这么多,快比正文还多了,那么最后,感谢点进来的姑娘,谢谢你看我写的东西,非常感谢【笔芯】